首页 »

新官上任3把火!美海军部长痛陈海军3大弊病

2019/11/9 5:41:30

新官上任3把火!美海军部长痛陈海军3大弊病

对于现役舰艇数量一再滑坡、人员与训练不足并屡屡出现低级恶性事故的美国海军来说,2017年可谓相当难捱。正当此时,出身海军陆战队航空兵且在华尔街投资银行业混迹多年的商界大佬理查德·斯宾塞“受命于危难之际”,出任美国海军部长。尽管这一岗位因掌管美国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的管理、人事、后勤装备等事务而显得位高权重,但在时下美海军内外交困的风口浪尖,海军部长一职对于其接任者绝对是充满挑战。不过,斯宾塞看起来已经准备好“八方接招”。而在经过上任伊始的短暂沉默和观望后,这位新任海军部长主导发布了对于美海军现状的战略评估报告,痛批美海军存在的弊病,并且力主促进海军体制的变革。

 

据美国《防务周刊》网站报道,针对美国海军今年出现的2起严重撞船事故,美海军部长办公室在报告中深刻检讨过去数十年间美国海军的体制弊端和力量的过度延伸,以及阐述从上述事实中可以汲取哪些教训。报告认为,对于美海军事故频发现象的调查不能止步于就事论事,而应从领导层和军种的高度去反思目前存在的问题。

 

美媒称,这份报告的撰写者涵盖了退役海军高级将领、现役中下级军官、五角大楼官员和海军事务专家等广泛群体,内容则从海军现行体制和军种文化、训练战备现状、任务目标以及兵力规模等问题入手,对美国海军的现状做出了全面评估,并提出了若干改革建议。

 

不同于以往美防务官员和海军高官执著于扩大现役舰艇规模的传统观点,报告的矛头首先指向美海军现行的战备、训练和管理制度中存在的问题。报告认为,尽管美国海军声称从今年的几起恶性事故里充分汲取了教训,但其对于事故的反思往往流于表面,对规避事故而提出的改善措施也得不到落实。报告指出,美国海军“政出多门”的管理体制和只顾及部门利益的官僚主义风气,是导致上述恶性事故发生的制度根源。

 

由于海军人事和训练部门根据自己的“管理需求”而提出的规定,海军一线官兵不仅难以得到符合岗位需求的战斗训练和教育,还被迫按照各管理部门的要求把时间浪费在“无用”的训练上。同时,由于军官和士官的晋升必须满足担任过若干不同类型岗位的“硬杠杠”,导致这些海军骨干力量无法长期服役于他们熟稔的岗位,而是频繁地在各岗位之间“打卡”,以获得晋升所需的“漂亮履历”。正是因为上述现象的存在,才导致出现撞船事故的舰艇上充满了既缺乏专业教育、又无岗位经验的官兵,进而使得事故的发生成为必然。

 

除人员训练管理方面的弊病外,美国海军体制的官僚主义沉疴还体现在其“横宽纵短”、分工过细的管理模式上。尽管每艘海军舰艇都隶属于一个明确的作战指挥链,但在这条指挥链上还存在着分别对于舰艇的港口驻泊、训练教育、维护保养等业务工作负责的部门。同时,在执行作战部署时,舰艇还需要对其日常管理单位以外的作战指挥单位负责。而上述部门只是“各管一段”且互不统属,此举极大增加了美海军一线作战部队的负担。

 

报告评论称,海军体制中存在的官僚主义现象导致海军指挥权限紊乱错位,也使得指挥和控制的机制复杂化。然而,在真正出现问题时,由于管理责任分散,反而没有哪个部门对问题真正承担责任,其甚至会趁机寻求建立新的官僚管理机构。报告不无讽刺地评论称,美海军为应对第7舰队频繁发生的事故而成立的“西太平洋水面舰艇大队”,正是前述以新官僚机构来解决官僚主义弊病的典型案例。

 

在痛批美国海军体制问题的同时,新任海军部长的“枪口”也不忘指向美国会和五角大楼所推行的海军作战部署和指挥体制。报告认为,美国海军已陷入了作战任务逐年增加但人员、装备短缺逐年不足的困境。而这种困境,很大程度上是美国现行的军令-军政二元指挥结构造成的。

 

按照这一由1986年美国国防部改组法案(即所谓戈德华特-尼科尔斯法案)确立的体制规定,海军的军种管理机构只对海军部队的训练管理和战斗力维持负责,而不参与海军部队的作战指挥。对海上力量的运用,则是由政治领导人和战区指挥官来负责。这一体制使熟悉海军部队现状的机构不能插手兵力运用,负责作战运用的机构又不熟悉、亦不负责部队的战斗力现状。这种二元指挥体制,加之美国政治领导人对于海上力量的轻率使用和过度依赖,导致海军一线部队疲于执行作战和战备巡逻任务,而得不到充分的时间和经费进行训练和维护。同时,由于海军管理机构不插手作战指挥,也使其难以按照作战任务需求开展针对性的训练。因此,海军部长在报告中呼吁美国海军应从内外2个层面寻求体制变革,解决目前所处的困境。

 

当然,作为以维护美国海军利益为己任的海军部长,斯宾塞在批评美国海军的弊病的同时,也不忘重弹扩大舰艇规模的“355舰”计划的老调。报告认为,近年来,需美国海军应对的作战任务不断增加,但海军舰艇规模却从上世纪90年代的500余艘滑坡到目前的275艘。在海军兵力规模不断缩水的情况下,即使改革目前的管理体制和指挥结构,也难以应对繁重的海上部署任务。因此,报告仍坚持提出应增加海军造舰计划,扩大现役舰艇规模。同时,美海军部长还提出,海军领导人应该与国会武装力量委员会的议员们商定,减少海军战斗舰艇承担的不必要的任务,以减轻海军部队负担。

 

然而,无论是对海军内外制度进行改革,还是寻求扩充海军的规模,都面临着不小的挑战。想要革除美海军沿袭数十年的体制,并打破这背后固化的部门利益链条殊为不易。而从目前激烈的军费争夺战中想多为海军“分一杯羹”则更是艰难。美国新任海军部长痛斥时弊的“三把火”已经烧旺,至于各项改革如何实现,或许诚如美海军部长所言,“未来,将有一场硬仗要打”。